謝謝主席。六十一頁到六十三頁的部分,那協會對於人民參與審判的制度,不管是要維持現有制度或者加入人民審判,然後不管參審、陪審,或要採取日本裁判員的制度,沒有特定的一個立場,那我們是認為說,因為不論有無人民參與審判,都會有冤獄的發生,且人民對於司法的信賴度也不會因此而增加,或許有司法透明或者教育的功能,但是如果要讓人民參與審判的話,必須考慮下列六點:那第一個,人民參與審判必須合憲,也就是說,我們在制度設計上必須符合憲法第八條第一項後段以及釋字第三九二號的解釋,這裡認為說,我們如果要審判的話必須由這個法官所組成的獨任或者合議的法院來做一個審問,才是符合憲法的,換句話說,如果不符合憲法的意旨,那導致所有審判的結果均因為違憲而無效的話,那可能會造成我們司法的一個浩劫。

第二個部分是希望人民參與審判應該顧及到國家財政以及司法的成本,也就是說人民參與審判會比現有的制度更花錢,那也會浪費我們的司法,也會花費我們更多的司法資源。那換句話說,應該去精算它的成本效益,避免司法制度整個沒有受到這個制度的利益而受它的……而先受其害。

第三個部分我們希望人民參與審判制度的措施應該先落實及成熟,那因為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案件,是不是用這個人民參與審判的方式去處理,所以我們希望能夠先加強一些相關配套的措施,例如說,要強制辯護的制度,然後辯護人能力的一個強化,以及認罪與否、犯罪量刑的一個差別化,還有認罪協商制度、法庭外案件處理的程序,妨害司法罪章,在目前都沒有完全的落實或者條件並未成熟,然後希望能夠在實施前強化現有的一個制度,並且制定相關的配套措施。

第四點是人民參與審判應該避免落入「富人司法」的一個制度,換句話說,整個制度的設計應該讓一般人民有選擇人民參與審判的機會,不是只有少數白領或者有錢人的一個專利,否則將引起「富人司法」之譏。

那第五點,判決必須附帶理由,也就是說不論判決的結果如何,都希望能夠附理由,避免造成一個恣意的審判,那這也是我國國民長久的一個習慣,而且不論對於被告或者被害人,均應該有予以救濟的機會,避免它訴訟救濟的權利遭受到損害。

第六點、人民參與審判的案件跟非人民參與審判案件的適用程序,不應該差別過大,避免因為差別過大,導致我們在整個程序的解釋以及適用上面造成歧異,那這會讓我們會有一套訴訟程序、兩套制度的一個困難處,那可能會造成我們的整個刑事訴訟制度產生一個畸形。

那至於我們今天的討論應該還有一個人民參與這個不起訴審查機制的部分,那協會這邊有一個目前統計的一個數字是顯示出來就是說,這樣一個制度,是不是會增加人民對檢察官所為處分信賴度,或者是無濟於事的一個比例,那這個比例分別是百分之二十二點三七以及百分之六十四點一零。那換句話說,大部分的意見是認為說,這樣一個制度並沒有辦法,是無濟於事的。換句話說,協會這邊提出來的一個意見是說,我們應該目前在一個強化監督不起訴處分的功能上面,應該落實及改善現有的再議及交付審判制度,例如將再議程序做簡化,避免冗長的偵續程序而讓案件無法確定,案件簽結的救濟制度,然後另外交付審判程序範圍應該擴大等等。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