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上正人,我問過他了,他跟我回答怎麼?不會、不會,現在日本的國民素質很高,不會受到法官的影響,哪有這個。前一、兩個月,有幾個人去見檢察總長,其中有一個律師跟我一起去,他就說,他聽日本的律師講,那裁判員制度,他為了免法官影響到參審員的意見期間,把法官的發言排在最後。排在最後也沒有用,排在最後那先發言採行的制度,參審員的意見後來跟法官的意見不一樣,他們都通通跑過去了,通通跑過去。所以這個「參審制度」真是掛羊頭賣狗肉,根本不是審判民主。所以要採的話要採「陪審制」才行,剛才有一個新進說採陪審制度要把原來的東西搬進來,不要改,我們中國人好像很聰明,他一點都不聰明。把外國的制度搬進來,把它改,訴訟制度是一部機器,你要改這個制度的話,你要對這個制度相當內行才會改。像那個_____輸近來,太耗油了,好看是好看,太耗油了,改成省油一點可以不可以?可以喔。但是要改省油一點,你去對_____要內行才行,你完全不是,被你三改、四改,改到最後那個車子報銷了,他中國人缺點是這樣。把人家車子一進來就把它改,改得就沒有用了,所以還是不要改比較好。

還有採美國制度的,不要自己去想一個制度,想一個制度你怎麼想?_____打電話過去,你們不知道請美國律師來指導我們,對不對?還有陪審,剛才有人說太花錢,我女兒,我家族的一個是中華民國國民,全家都是美國人,因為我那個時候本來快申請美國護照,但是我又想到回國賦稅,所以我就沒有規劃了,我這個打算對的,那時候規劃美國,就沒辦法當中興大學校長。那個,我女兒跟我講:「爸爸,我當陪審員」,一天的日費多少?美金五塊。美金五塊,台幣一百五十塊,比我們台灣付給證人的還便宜,我們證人要付多少?五百多塊對不對,他一天美金五塊而已,但是加州那邊是比較貴一點,不過給陪審員_____多少,我們會調解,不要擔心那個是很花錢,不用擔心,我會一天給兩百塊,花多少錢?一點都不會。好,我就說到這裡,要採人民參與審判的、採「陪審制」的,千萬不能採陪審制度,要騙人。我那個井上正人在東京大學,慢我六年,所以我功力比他強,我那個在上課的時候修理他,所以對我也很……,所以她來台灣演講的時候,我問他的時候,他就緊張,馬上就緊張起來了。我們就講到這裡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