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因為我待會必須先離開,因為課程已經早就排好了,上學期就排好,所以待會要先走。所以兩個簡單的問題,對於剛才那個,對於參審優點當然知道就是說,法官可能會影響人民。但反過來講,「陪審」會不會有一種可能性就是說,當有法官一起評議的話,就是律師的素質的優劣會決定人民接受的程度。所以當一個國家,檢察官跟律師的素質如果說沒有相當一致到一定水準的話,會有問題。或者是說,對於弱勢的人民,他今天是不是可以確保他得到足以的所謂的實質有效的辯護?譬如說,法扶基金會,剛好執行長在,一般而言,特別提供到最好的辯護給所謂的弱勢人民,就跟一般的情況而言,所以這個特別請四位同時稍微表示一下意見。

另外一點,當然就「參審制」。參審制其實在我看來,可能一個問題倒並不是法官會去影響人民。那剛才說「起訴狀一本主義」是不是真的可以落實?因為在典型的陪審制裡面,職業法官擔任,準備程序的一個操作者不會有問題,因為他不涉及事實認定。但是在參審制裡面,一定是三個合議庭法官裡面,或是幾個合議庭法官其中一個法官要出席擔任準備程序的那一位法官。所以在這情況下,參審制其實比較在乎應該反而是,這一位法官會不會因為,他已經看過,某種程度上卷證啦,就是說他要負責證據能力排除的這些狀況問題。所以他反而回來,他有比較多的資料可以去跟這些人討論,相對的是在這個前提之下,他才會去影響到人民。所以真正的問題關鍵應該是在於起訴狀一本主義,可不可以真的落實,所以我可不可以請這兩個簡單的問題,就教於四位學者專家。抱歉,因為我要離開,就請其他委員在大家幫忙一下,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