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那個,防止偏見,這個不只是對平民法官的,其實對職業法官一樣,那我想我去日本看的,他們就非常注重避免讓法官產生偏見,所以他們的被告,那麼,第一個他可以選擇穿,不管是在押,或者是沒有在押,他可以選擇穿自己的服裝,而且他們一個規定就是說,被告進到法庭,法官出來的時候,絕對不能讓法官看到被告是被手銬銬著。他們認為,只要你看到一個人,被手銬銬著,原則上不管是法官或是平民,都認為這個人有罪。我們回過頭來看現在台灣的制度,我們現在的在押被告,從監獄押出來就是穿囚服,坦白講難道只有法官沒有偏見嗎?這一看看起來就是壞人,對不對?一看就是壞人了。

所以在人民參與審判制度裡面,一個很重要的法官角色就是要防止讓平民法官產生偏見。包括其實我很難想像,如果是一個在真正的審判過程裡面,法官會容許檢辯雙方,用一個漫畫去醜化特定的被告。坦白講,假設是檢察官這樣子,然後律師不會異議嗎?法官會容許讓他這樣的來醜化被告嗎?坦白講我認為是很難想像的事情,所以我的意思是說,不管是在現制底下,是在將來的人民參與審判制度,原則上面都必須有一個機制去防止法官,不管是職業法官還是平民法官,對被告產生偏見。我認為這才是真正重點。而不是說哪一個制度底下,就是因為會有這個表演去影響他,現在的法院也一樣在表演啊,只是表演給法官看,對不對?所以我認為重點不在於表演不表演,是整個程序的設計,是不是可以讓這些將來真的要做決定這些人,可以不要產生偏見,我認為這是真正的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