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那我們現在就開始第一個議題了,第一個議題呢,就是……秀到上面來吧!我們來檢視已經決議的,就是法庭直播這個案子,那麼有很多位委員吩咐我務必在這裡正式的說清楚,不能容忍外界這樣子惡意的扭曲,劉芳伶教授在法務部的4月28號的研討會說:「公開審判就可以直播」,這句話我們查過了,本組沒有人說過,然後她用這句話說,對我們感到驚愕,尤其對本主席感到驚愕,本主席也沒有說過這一句話,我對法官協會說的是說:「公開審判當然不等於法庭直播」,我明確的這樣講,而且說法庭直播,但是法庭直播是可以達到、可以幫助,幫助公開審判,達到公開審判的效果,這句話跟這個完全是兩件事吧!嚴謹的學者們,這兩句話不應該會誤解吧!還有孫健智法官在報紙上說:「公開審判等於公開播送等於法庭直播」,這個我們也從來沒有人講過,先講我沒有講的話,然後再來批評我們,這樣是不太好的吧!對不對?那麼我們的決議就寫在這裡,如果我們說我們是例外,這個可以理解成說我們認為事實審都可以直播嗎?我記得當初在講說可以的時候,我講過一句話說:「我國已經有」,已經有直播的歷史事實,難道要把這個歷史事實一筆勾消嗎?只要這個歷史事實存在,我們說事實審可以直播這一句話就沒有問題,但是我們沒有人說都可以直播,那我們只選這幾種案件類型,只是請司法院研究研究,研究研究,然後社會為什麼會掀起這麼大的波濤,是我們完全沒有辦法理解的,我們請你們研究研究,也要被這樣子鋪天蓋地的轟炸,是不是因為我們要討論的議題裡面可能涉及審檢分流等等,是不是因為這樣,很奇怪,因為那天,那個禮拜天,我們禮拜五做決定我還得到稱讚的,然後那個禮拜……因為顏厥安委員在Line群組說,我們下次……我們會討論到4-1的某某議題,我就難免會覺得很奇怪,禮拜一於是鋪天蓋地的罵我們,所有的人通通發動,不曉得是什麼意思,那這個讓我覺得從這樣看起來,是不是我們懷璧其罪?好,所以明明我們的決議寫得很清楚,也不曉得是故意不了解還是不懂中文,完全不知道為什麼會扭曲成我們好像要全面事實審直播,然後扭曲成我們要求司法院一定要做什麼,我們沒有,我們是請他們研究研究,再說清楚一次,我一直覺得這個決議是我們本組做的最漂亮的一次決議,我們很快地就有非常好的意見,沒有浪費很多的資源,不是時間開得久,就表示有仔細,就表示不草率。

那現在這個司法院,我們看看司法院提的報告,他們提的報告裡面還是沒有說,沒有針對我們的意見,基本上好像看起來也都是反對的,可是學者的研究報告裡面都沒有說絕對不可以,他們都留一個尾巴,要不然就是法官裁定、要不然就是要顧及什麼,那麼今天我們或許可以先看一下,我們……我認為那些都是低階的研究啦!只是把別國的這個法律看一下,然後看幾個判決,我們有比較高階的研究,高階研究本組都有做,現在請把南非的刀鋒戰士,他認為他誤殺他的女友,但是檢察官起訴他謀殺,這個影片稍微放一下吧!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