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召集人給我機會,我不是提供這個影片,我只是把這個議題丟出來,因為我想我可以利用這個機會講一下,我想這次司改國是會議當然各方都有不同的意見,譬如說很多人認為就是司改國是會議裡面議題太多了,就是在有限的時間裡面沒辦法解決,那事實上如果從我個人研究的角度來看,其實以本組的議題而言,可能我可能要花兩百年的時間才能解決這個問題,但是這裡面有一個很重要的意義是在哪裡呢?可以說因為很多議題是主事者本身不大可能會提出來,那這有點類似我們在學校,學校在最近十多年教育部開始讓學生評鑑教授,評鑑教授,那這個如果照教授自己說要讓學生評鑑,這過去是不大可能的事情,所以司改國是會議如果是從丟出一個議題,讓不同的單位或各界去重視角度來看,我覺得還是有重要的意義,那事實上回到剛才以學校為例而言,就是說雖然過去十多年學生的評鑑對老師形成一個壓力,但相對的教育部開始也有新的措施,就是所謂的彈性薪資,所以教授的薪水不再像過去一樣是固定,所以那為什麼要講到這個事情,因為南非這個事情其實凸顯了兩件事情,一個是說當下國內對於法庭直播的這個問題其實還有待更深入的一個大家所謂的探討,因為本組不過是提出個研議而已,沒有說一定要如何或不如何,那這個案子從它本身法庭直播角度來看,凸顯就是說法庭直播這樣的一個法制是不斷的演進,就說到了晚近,對於至少部分,即便是極少數的案件,部分的國家是准許可以直播的,但它有它的要件,譬如說要經過法院的裁定、法官的裁定,要經過法院同意,譬如說以這個案子而言,雙方當事人都拒絕,這是媒體申請,所以譬如說以我們現階段的一個研究這個法庭直播法制,是不是可以導入,就是建議司法院或甚至立法院它至少可以研擬一個機制,讓各界譬如說媒體有需要的話,可以向法院申請,它可以它希望進行一個直播譬如說,那至少就這一個部分的機制適度設計,是國內現在可能是沒有那麼好,那這一個案子的第一個意義就回到我剛才為什麼要用學校老師的例子來看,就是說一方面固然是給當事者一個壓力,但另一方面也可能是給當事者製造一個契機啦!就是說就現階段而言,在學校裡面比較認真做研究、教學品質比較好的老師,他的待遇可能就會比較好,那這個南非的案子其實有一個隱含的意義是哪裡呢?它是依據南非憲法173條的規定,有點類似大法官在釋字530號解釋裡面提出的規則制定權,南非憲法173條、170條明文規定賦予最高法院等法院有規則制定權,那今天的南非的主要的媒體是依據南非憲法,要求法院思考在這個個案,重要性的個案裡面,是不是要讓媒體可以進行直播,所以就這一點而言,其實凸顯了當下司法權的另外一個大家可以討論的,就是說大法官雖然在釋字530號解釋已經說,最高司法機關應該有規則制定權,那事實上以美國法來講,應該是各級法院都應該有規則制定權,所以我們直播可不可以如果從規則制定權角度看,可不可以從這個思考,就是說讓各級法院可以因應它的需要,制定一定的機制,讓需要的人來向法院申請進行直播啦!這是我想這是南非這一個案子裡面隱含的一個重要意義,那事實上最近十多年來,除了司法院本身在規則制定權有所發揮以外,各級法院其實滿可惜的嘛!那臺灣雖然幅員不大,但是各地法院其實是有差別,譬如說我們蔡元仕委員來自宜蘭,宜蘭當然它也可以有針對它的法院的一個特性,做一個特地的規則,然後讓人民使用的時候有別於其他的地方的法院,就是提高人民使用法院的一個情形,所以我是覺得這個問題值得繼續再做探討啦!不管是就單純的直播的層面而言,或是就隱含的規則制定權,那這邊還要再做一個補充,就是說從歷史角度來看,法庭直播是最近十多年才成為主流的一個議題,那最近以大家做一個事實審跟法律審的區別而言,其實美國就跟英國不一樣,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