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我再一分鐘就好了,就是說當我們主張說法律審直播是原則的時候,其實反對者其實並沒有引用到美國最高法院,美國最高法院其實到目前為止不直播的,是提供錄音帶,所以這提供另外一個重要思考,也是這個案子另外一個隱含的意義,就是說直播……錄音跟錄影是不是要做一個區別?而且另外還有一個意義在於就是說英國法多少受這個案子影響,其實英國在2016年就開始在事實審裡面,在部分的階段也准許直播,那英國法在英格蘭而言在2013年之後所有的二審,就是上訴法院,基本上是完全直播,但是它做一個技術上的一個控制,它印象中就是比現場晚了十秒鐘左右進行直播,以避免中間有不測的事情的時候可以做調整,所以我建議這個問題,大家可不可以還是繼續對它做一個比較用慎重或一個比較全面性的思考,那不管怎麼樣,我是覺得這個議題的提出對於我國未來的司法發展還是有一個正面的一個影響,那簡單報告如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