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還有各位在場的委員及各位先進大家早安,那我是這個法官協會代表,我是高等法院法官吳祚丞,那首先因為主席有提到這個新聞稿的部分,那我想整個協會的新聞稿的主軸它並不是在指責這個國是會議做的任何的決定,我們只是對於這個決定的內容裡頭就事實審這個開放,有可能做法庭直播的可能性,那我們提出了一些顧慮跟擔憂,就是對事實審有可能可以開放直播這一件事情,那我想協會並沒有誤解,就是說這個貴會議小組在決議的時候有曾經決議所有的事實審的案件都要開放法庭直播,我想協會並沒有做這樣的誤解,這個我可能需要澄清,那如果在文字的用語上導致了這個誤會,我想在這邊就表示這個說明跟這個歉意,那這個是第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