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第二點是……,如果有導致誤解的話,我們當然就有需要道歉,我講這個是很合理的。

那第二點是針對今天的議題,我必須要說的就是說其實這個議題大家已經討論了一段時間,那前一陣子司法院也舉行了一個公聽會,相關的不管是國外的學說理論、實務等等,我相信大家這個在座的委員都已經有很多的認識跟了解,所以我就不要再浪費時間,我們的書面意見也有,今天既然貴會是以這個法律的這個專家的請我們來表示意見,那我想我能夠提供的就是當了將近十七年的法官,在我的審判經驗中怎麼來看待這一個問題?我想這是我可以提供的,好,第一個我要講的是在我的審判經驗裡頭,我不認為法庭直播是達到公平審判及正確裁判的不可或缺的條件,我並不認為法庭直播是這個不可或缺的條件,那理論應證也很容易可以得到,就是說世界上有很多法治先進的國家,它並不採取法庭的事實審直播,但是我們並不會因此就懷疑他們的法院做成的判決是不正確或違反公平正義的,好,那如果這個前提是可以成立的話,那今天一個我們國家要不要採取事實審的法庭直播或者是法律審,就必須要去衡量所有的利跟弊,做很清楚、很仔細的認定、判斷決定之後,再來做一個最後的一個結論,我想這個是我們必須要提醒的,那我相信這個剛剛從主席來講,我相信這個貴會也是一樣的立場,所以也是希望司法院做一個比較謹慎,謹慎的一個研議,好,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我必須要提到就是剛剛其實林超駿委員也有提到,就是說法庭直播跟我們所認知的有一點不一樣,就是法庭的過程它是沒有劇本的,特別是在事實審的法庭,它更是沒有辦法預期在審判的過程中會發生什麼事情,它不像最高法院的法律審直播,它已經安排好了哪一些法律專家,他們都在社會上享有一定的地位、享有一定的專業,所以他來這邊陳述他可以在一定的規制、一定的範圍裡頭做他合適的陳述,但是在事實審的時候,來的人可能有千千萬萬種不同的人,他在審判過程中會講出什麼樣的話、什麼樣的動作,這不是我們能夠預期的,剛剛林委員提到說在英國有考慮在法庭直播延後十秒再做直播,我想也是基於相同的考量,那這個部分也必須要考慮,再來就是說十秒鐘的時間,是不是表示在這十秒的時候法庭要趕快切錄影、錄音設備,然後要開始有一些反對,那會不會讓原本流暢的訴訟程序,導致了一些中斷,這個也是我們必須要考慮的,那個是我必須要提醒,就是在考慮事實審直播的時候,永遠要記住這樣的可能性。可能被告、告訴人脫口一出,就是任何人家不想被知道的隱私,但是已經講出來了。

好,第三點我要提到的就是,我親身的經歷跟我知道、我了解來的,以事實審為例,兩三個禮拜前我審理一個販毒案件,我永遠記得那個證人在法庭上以顫抖的聲音說,他有四個小孩他不想要作證,因為他知道他一旦作證他跟誰買毒品,他的小孩就有危險。那當然這個不是只是法庭直播的問題,包括證人作證,那我必須要告訴各位的是,在台灣在我們這個國家,證人是作證為畏途,證人是作證為畏途,所以法庭直播有沒有可能在作證這件事情上形成更強的壓力,這是你們必須做本土的研究、本土的考量所必須要了解。我們在網路上有很多正義語言,但是在法庭上我們看到的是比較多不想作證。

第二個例子我必須要強調就是跟上次的決議有關,就是稅法的案件。我曾經跟各位一樣認為說,稅法的案件當然沒有什麼好,這是公益的事情,法庭直播可以讓大家去了解政府怎麼樣去。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