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這位法官,您剛剛一直提到說你們做出來的那個聲明稿和所謂的這邊所做的,不是要直接指責這邊所做的決定,可是您所舉的範例,好像不是我們當初提到說要拿出來作討論的,所以我看不出這之間的關係,那所有反對這一組做出來的決定的,都是把一些極端的範例拿出來說,作為說不該直播的原因和理由,那我想舉兩件事情請您參考一下,一個是你剛剛最後講的一句話,台灣的人民對法官的信任度非常低,該由法官來做決定嗎?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司法院自己做的調查,上過法庭的人對法庭的信賴度反而更低,這是司法院自己做的調查喔,原本30幾%是信任的,上過法庭之後只剩下20幾%,那你有沒有看見這裡面有很大的問題了,跟你一開始舉的範例,是不是自相矛盾了。你剛一直在提到說國外如何如何,台灣就應該怎樣怎樣,可是我現在告訴你說,台灣對司法的信任度,你自己也提到了,實際範例也告訴我們了,那是不是該從另外一個角度回過來問,這裡面問題在哪邊?你剛剛所舉的、你剛剛花這麼多時間告訴我們的事情,抱歉,都在你最後一句話,自己把它打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