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四月二十八號的公聽會裡面,事實上***老師一剛開始所講的那個酒井法子的例子,那我們可以看到很多人事實上他們很想要去關心他們心中這樣的,心中這樣的一個偶像,那他們不得其門而入。那所以他們進去之後,實際上,如果你可以想想看,如果有直播的話,是不是可以帶動更多的一些社會的討論,那另外就是在當天的一個研討會裡面,我們也提到說、很多的學者都有提到說,所謂的社會復歸的一個問題,也就是說被告他之後、譬如說他在這件事件之後,或是在服刑之後,他怎麼回到社會。

可是我們也知道說,像酒井法子的這個例子,或是說像我們剛剛看到的這一個影片,事實上他們都是社會知名的一個人物,所以事實上在這點上面,特別是在這樣的一個社會矚目,而且他們又是知名人物的這個例子上面呢,事實上我覺得司法院真的可以開始考慮開放這些的直播,那最後就是有關於這個剛剛所看到南非的這一個直播的一個例子裡面,我去稍微看了一下他的這個審判書,就是說這個判決書,為什麼他允許直播,那我讀到一點我真的是很感動,他大概就是在第十四頁到第十五頁的這邊,他是這樣講說,像我們這般民主體制尚且年輕的國家裡面,然後點點點,那司法制度仍被認為是對富人跟名人特別的照顧,同時對窮人跟弱勢進行嚴厲的對待,使更大的南非群眾能夠第一手追蹤涉及名人的刑事訴訟,將大大消除對司法制度負面跟毫無根據的看法,關於刑事訴訟的處理,也將會告知並教育整個社會,那我相信這是一個直播一個很好很好的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