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好意思我簡短報告一下,根據我的理解我們重新再檢視這個議題理由是因為我們上一次做成決議的時候,請司法院要再幫我們做一次報告,所以我們今天回頭來看說這個決議有沒有要增刪更改的必要性,因為我們做了一個保留,比較特別的一個決議。

那根據我的理解在上次討論的過程裡面,本組的委員沒有人贊同要故步自封,完全不做這方面的嘗試,但是也沒有人主張要冒進,那法庭直播就如超駿老師講的這是一個非常新的議題,隨著科技的進展,引起了大家的重視。我現在回頭看我們這樣子的文字,其實做了一個原則性或指導性的說法而已,其實還蠻符合我們做為一個司法大政方針的這個諮詢機構的這樣子的一個功能任務,所應該做出來的表態,我現在認為說如果你談到太過細節性的事項,因為涉及到整體資源的最佳配置,也許就不是我們的時間能力,跟我們的授權可以做的事情,但是去指出國家司法大政方針該往哪個方向去做嘗試,這是我們可以、我們之所以坐在這裡的原因,大家也花了很多時間、精力在這上面。

那麼起碼做成像這樣的決議,我們只要在這邊再鄭重澄清一次,即使是這六大類的舉例的案件,我們也沒有告訴大家說一定要做或一定不做,只是要提醒大家說,我們意識到司法透明這件事情很重要,而法庭公開直播可能是可以促進透明的一個方式,但是我們也意識到說,有很多相衝突的利益必須要去做平衡,那在這個過程裡面,可能還有很多的問題需要去做更審慎的思考,技術上必須要去做突破跟解決,那我們保留這樣子的決議只是想要提醒大家說,這個問題可能是值得繼續去關注的。也許在未來的某一天,我們的思考跟研究更深入、更成熟了,那我們的科技進展更能夠幫助我們克服一些現在所無法克服的障礙的時候,也許我們就應該再往前踏一步,我想這個部份應該我們群組裡面就不會有爭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