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想瑤華委員最後一位好不好,因為我們只要處理說我們要不要、我們大家有沒有人認為應該要更改這個決議?最主要是這樣,然後我們有一個張維志委員他有解釋當初為什麼他沒有舉手,然後被媒體說他反對,他說其實只要加一句話就可以了的修正,那我們等一下還要請問司法院的意見,就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