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同意剛才蔡元仕委員前面前半部的發言,但是我比較不同意後半部的發言,就是說我們這個決議其實是要司法院去研議,然後我們得到的結果是,我們反對那個事實審直播,所以我不知道這兩邊是不是對話產生了某一個不知道對話產生的問題,那剛才林常青委員其實說得非常清楚,他們在……等於是在他們決定要有直播這樣子的一個可能性的這個背後,其實一大堆的南非政府的研議,甚至是南非政府可能在司法部門就是非常精密的一個思考跟討論。

那所以我們如果說你反對的話,你應該要去提出來說其他國家都不願意研議,沒有任何的辦法可以解決,這樣子的問題來回答我們所做的這個提案的問題,而不是直接說我不要研議,因為我反對等等,那這個其實是我覺得非常奇怪的一個回應。然後如果有去研議的話,就應該像林常青委員剛才提到的說,為什麼我們會研議這個問題,因為我們有一定的目的要達到,南非的所有的過去轉型正義的工作,所有加害者通通都是在這個真相和解委員會裡面直播的,人家已經有這樣子的一個成績去面對過去司法上的議題,然後他們還要認真地去研議說,未來可能相關的案件如何在法院裡面直播獲得更大多數人的信任,德國其實也是,某種意義上他反對,可是背後也是都有一個研議的過程,那我覺得這個是我們現在國是會議我們覺得非常失望的部分,就是我覺得那個缺少了一個政府去對這個問題思考,然後帶動社會去反思、思考這樣子的一個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