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我是掛名的提案人,這段時間其實看了非常多所謂的法學學者對這個案件或是司法院這個案件的回覆,大家也知道我是一個非法律人,其實這裡面的提案某個部分有很多東西是我自己描述的,但是我覺得那個提案本身其實我已經想了……我們已經想了非常周延了。那發現司法院的回應跟所謂的那一次座談會裡面的一些部分的一些所謂的法學者的回應,其實並沒有聚焦在我們所有的提案裡面。那唯一有聚焦就是我剛剛聽到法官有針對有關稅法案件的部分,提出我們在整個提案裡面的回應,所以我相信如果按照這樣的概念來講,主席都會要求我們要有績效,我會建議如果假設你覺得稅法案件這個部份是有疑慮的,那是否如果假設我們用一個重大經濟犯罪案,是不是這方面的疑慮就比較少,我想這個是我自己的提案,我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