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委員,還有各位先進,因為全聯會在禮拜二臨時指定我來表示他們的立場,所以我今天的發言都是代表全聯會理監事會議的立場,並不是我個人的立場。那我這兩天也把這個研討會的資料還有上個禮拜公開法庭直播的研討會,我都把它看過了。那包括德國制、日本制等還有英國這些學者的我大概也理解,那我個人的理解是以外,但是這邊是我們理監事的這個立場,那我必須說明。

以下就是本會的立場,那在民事訴訟程序,基本上是私人間的爭議,涉及的是當事人的隱私,還有個人的財產的爭訟,那法院採取的是不告不理原則,那基本上它是無關他人也不涉及公益的個案,那我昨天在桃園市調解會的時候去做調解,問了幾個調解委員還有民眾,說假使你的……發生的租賃糾紛,或者說你發生的借貸糾紛在地方法院訴訟,你是不是願意法庭直播讓全國人民都知道,直接的反應說,那關他們什麼事情?這是民眾的昨天我詢問的反應,在民事部分。

那在刑事訴訟,是國家對犯罪者的行……追述懲罰,採公訴原則為無罪推定原則及公開審理原則,因此在刑事判決確定前,被告被推定為無罪,那麼會涉及他的人格名義權的基本權利保護,那如果萬一判決結果是無罪的時候,在這整個直播過程中,對他產生的傷害,如何彌補?換句話說,在於他的無罪推定原則下,人格權與名義權的基本權的保護,跟這邊民眾知的權益或者司法威信的信賴的建立這樣的權衡下,是如何採取一個權衡的一個原則……還是比例,這是必須考量的。

因此呢,本會的立場是基於維護當事人或訴訟關係人隱私或人格權,並避免因直播之方式造成自由陳述之受干擾或妨害法院真實發現,而影響訴訟的公平正當程序進行,目前制不宜實施法庭直播啦。那第二個是證人有不願意曝光的,剛才有幾位法官、先進也都報告說,台灣的證人是很不願意出庭作證的,他們的考量因素很多,那如果法庭直播會影響他的意願,影響他的陳述的真實性跟全貌,那這樣會導致法院對於真實發現的判決,是不是會有助益?還是會有妨害?

那第三點,律師在法庭上分別為民事訴訟之代理人或刑事訴訟辯護人、告訴代理人、輔佐人或行政訴訟之代理人,均屬律師工作權的行使,除了依法律規定為義務辯護、指定辯護或法律扶助律師外,均是基於當事人委任契約而來,並受憲法上工作權的保障,那這樣律師在那邊行使工作權,要接受全國這樣直播的探討嗎?所以我認為律師工作權的行使,跟受憲法保障跟一般其他專業人員的職業行使一樣,一定要攤在全國直播這樣來被檢驗嗎?這就律師的職業角度跟工作權角度,大家都沒有探討到的,我請各位也討論一下。

那另外台南律師公會,已經向全聯會表示說反對,他認為說直播會影響證人出庭的意願造及心理負擔,認為應該便利法庭錄音制度完善後能夠取得,就可以事後檢視,這樣就能夠完備法庭的透明化的部分。那因為時間關係,以上我先說到這邊,那我補充最後一句,就我個人解讀資料,這是我個人的意見,看過我贊成研議這個法庭直播,但是我個人認為,以我國目前法庭直播的實證經驗,憲法法庭有直播,最高法院的法律辯論庭有直播,那直播之後,大家有沒有去研究說,包括司法院有沒有研究說,我直播的結果,人民對大法官會議解釋是不是更高度的信賴?還是爭議也很多,沒有改變?最高法院的法律辯論庭之後,人民是不是信服度都提高了?這個是我們自己已經做的法庭直播啊,如果沒有得到這樣的結果,你現在把它擴及到所有的事實審,這樣的研究夠嗎?這是我個人的意見,請一併討論,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