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想提醒一下,這中間真的牽涉到兩個價值衝突,我們的討論裡面,一個價值就是司法透明的價值,就是對於行使可以決定人民生命財產、自由,還有參政權、褫奪公權的公權力,怎麼樣的行使?我們要透明到什麼程度的問題?這個的價值跟一旦透明就會有隱私權受到影響的價值,其實隱私權我們大家都知道,所謂的隱私就是跟別人沒關係的,如果涉及公益,拿隱私權出來當理由的話,在我們現行的法度制度上,可能也站不住腳。

那這個題目是問大家,我們要不要司法透明?大家都說要,問要不要保護隱私?大家都說要,那我請問你個人的隱私重要?還是司法透明的制度重要?這是制度上的價值選擇。所以我同意剛剛賴委員的表態,就是說這個問題的討論是絕對有價值的,那本組提醒或者是建議司法院做的一件事情,就是認真地討論這個問題,這不是一個應該被迴避或者是不能討論的問題。如果我們今天有任何的意見,我想大家每個人都對這個問題都有不同的答案,但是本組想要特別說明的,至少我就為主成員來講,你要我投票我也一定不會贊成所有的案子都直播,我可以擺明了我的立場是這個,但是這個問題是有值得討論的價值,而且因為這個問題被提出來,然後被質疑說你們為什麼要討論這個題目?這件事情本身我覺得是我們應該要堅持的,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