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委員,各位先進,幾點說明。第一點就是說剛剛這個各位委員或者是各位機關代表所表達的意見,司法院都會很認真的來做為評估。

那麼第二點,剛剛這個李念祖委員提到說,這個議題提出來本身就非常有價值,我個人十分贊同,十分贊同。

那麼第三點就是說,這個或許有委員覺得司法院針對我們這一組的決議,有直接反對的表示。其實我要特別說明,我在立法院,因為有立法委員直接問,直接問說司法院對於法庭直播的看法的態度怎麼樣?因為在審查立法計畫,那我跟他回答,因為我們做為一個政府官員我就據實回答,我說法律審的基本上沒有問題,事實審基本上我們不贊同,那基本不贊同的意思並不是說事實審毫無空間,原則不贊成,那例外呢,那我們要再進一步,我雖然沒有講說例外進一步,我只是基本上不贊成,那而且他特別再問我說,那如果國是會議通過以後我的態度,我說我們會非常高度的尊重、高度的尊重,那跟一般的這個單純的研討會強度是有非常的不同的,所以要特別跟大家報告。

那最後一點就是,因為我們這一個分組的這個決議的議題,是司法院針對什麼什麼案件,研擬法庭直播的範圍與條件,這樣的用語呢,會讓人家覺得司法院只能夠就這些案件來研究什麼情況要開放、範圍如何而已,那跟剛剛很多先進提到說,是不是一種研議,這個用字上可能會產生一點點的誤解,我個人的看法是說,這個法庭直播呢,它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司法制度、重要的司法制度,那麼要經過非常仔細的評估,那麼在司法院的看法呢,也沒有說一律不可以、一律不可以,所以如果說這個文字可以研擬……研議,因為本來研擬就好像說人家訂下來你是擬方法,研議法庭直播的條件與範圍,研議嘛,那我想做為一個國家的制度,沒有什麼問題不可以研究、沒有什麼問題不可以研議,這以上是司法院基本的看法,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