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這樣子我們真的不必要審判了,因為承審法官也有生命權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