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比較贊成召集人的說法就是加上程序參與者,不管每一個法庭構成人或者是參加的人,不會因為進入程序裡面他就喪失了他的人格權,我們不會說法官跟檢察官坐在法台上面的時候,他就可以任人侮辱,沒有這回事,律師也是相同,所以我覺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