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是這樣,我們要考慮的,實際上要做的時候,要考慮的多得多,不只是這些。我們只是做一些原則性的宣示而已,我想現在我們必須要有所決……,因為時間實在是很緊急,因為大家都有一句話,這裡一句話,那裡一句話,可以忍耐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