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先說一句話嗎?這個提案我當初為什麼沒有投……舉手是因為我認為在裡面人格權的保護沒有被凸顯出來,我認為這裡面講的東西叫價值的衝突。而這價值衝突裡面,我們有一百萬個理由說不要直播,但是有沒有一個理由告訴我說真的要直播、必須要直播,請問這個理由會是什麼?啊如果真有這理由的時候,我們該做什麼讓他直播?我希望給我的答案是這個,而不是告訴我一百萬那麼多個不能直播的理由,因為我們已經有太多不能直播的理由了。請找出一個可以讓我要直播的理由,而且是必須要直播,好不好?這是一個研議……討論的方向,而不是反過來把一百萬個列出九百九十九個,我們真的可以去加到無限多個,不可能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