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秘書長有建議的就是說等於是範圍啦,因為你例如的話,會變成是這六項嘛。那如果說我們不拘泥這六項的話,等於是說一二審案件然後接著下來就是再確保人民知的權利,等於這個範圍可能會更大。這是第一個我們可以思考的,讓它範圍更大,而不是拘泥在這六類型。

第二就是研擬改為研議,既然司法院說高度重視,那它要研議嘛,那他也說明了文字的差異性,你是我們已經做指示,然後叫他提辦法,那研議是讓他來思考、來討論嘛,對不對?那以我們的角色,我們是只有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