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其實我是反對法官、檢察官、律師有反對權的。因為這些人在法庭上本來就是他既有的職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