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不可插一句話,我們現在談的這個是權衡因素,而不是在談某個人有否決權,大家好像都誤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