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只是要權衡法庭上……出現在法庭上的這些人的人格權,我想沒什麼好反對的,不要說是書記官,法警我們一般考慮在內,我曾經遇過怎麼樣,被告他當庭對一直糾纏的這個法警對他表示愛意,每一庭來他一定要這樣說一次。所以我覺得啦,既然只是作為權衡因素,沒有這麼嚴重的後果,大家不要把他想像成是某個人有否決的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