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那個,這樣好不好?假使說一定要提這個案,因為我其實是反對提這個案的,就沒有意義嘛,將來法務部也做不到。因為法務部來最多只能提供個名冊,你來問我有沒有這個律師,像現在有個當事人打電話來公會說,欸我有一個什麼案子,你幫我推薦律師。我們圈子上是不推薦的,這個是要跟大家說明。所以我們是不是……如果說一定要提這個案,只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