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其實在這件事情上面第一個覺得奇怪的,為什麼法務部是這個律師的這個主管機關?所以在這件事情上面我比較考慮的是一個從公民想要去了解那個到底我需要這個,律師的這個收費的這個行情的概括性的、模糊性的一個資訊。其實他,理論上他應該是一個行政院的那個資訊……政府的開放資訊的概念去做的。所以剛才我也同意法務部說做這個東西怪怪的,因為如果說是法務部這邊做,那律師這邊會反彈,那律師自己做呢,可能外界又會覺得說,那如果由律師自律的話就是停滯不前。所以我比較建議其實他是應該是在行政院的一個開放資訊的角度裡面去推動這件事,其實層級我建議拉高到行政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