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第二個,就是我們要說明的是說,法務部其實他是服務並不是管理,像剛剛一直在主席也在講的就是說管理律師。我們律師最討厭被人家管理,沒有人可以管理我們。其實法務部,包括我們全聯會,都是服務律師。所以剛大家一直用管理的觀點來提這個案子,其實我剛一開始講,這個案子我建議是特案啦,不要去討論。但是如果一定要加進去,那就很簡單的就這樣做一個概括性的說明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