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我跟你解釋一下。我當法扶會會長啊,我知道。如果說依照你的提案,我們全國律師就非常可憐了,就跟勞工一樣。那個法扶的費用是非常低,我都開玩笑講,像我們張大律師張靜,他也不接法扶案子。對啊,我們念祖兄也不會接法扶的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