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票,好。那麼現在接著,大家願意要討論哪一個案子?是這個裁判的推動那一題,就是說那個待決議的要review?還是我們提案的第一、第二、第三案先討論?比方說最高法院的言詞辯論,提案人要不要爭取一下?現在開放爭取,到底哪一案要先?這樣嗎?待決議的那一題我覺得那一題很麻煩啊,你們說成立一個與社會對話小組,可是看起來你們跟我們的對話不太順利啊。是嗎?我不知道。裁判說簡化這一題,我們看到他們的回覆,回覆有第一階段第二階段。第一階段是他們現在正在做業務的整理,好好請……抱歉我又忘記了。謝謝,謝謝。

就是說,司法院有……我們是請他們推動目標,但是目標他們其實沒有報告,當初我記得我們的目標是說,大家對於這個裁判的理解呢,有百分之多少都看不懂,然後希望他們列出說,他們的目標是幾年內希望能夠在做民意調查的時候,是不是提升到百分之幾,能夠了解。但是這一點司法院的報告完全沒有提,這個目標完全沒有提。那第二個就是說階段,他們的第一階段說他們從三月就已經成立小組,然後各業務廳在做準備,他們有在討論範例,然後第二個說第二階段說大概七月開始會每兩個月開一次會,總共要開八次會,意思就是要十六個月後才知道是什麼。第三個說,組委員會,七月以後組委員會,要來討論這個案例這個會開後,然後有案例以後就推廣,他們的報告是這樣。那我的問題是說,如果範例有用的話,那為什麼四十幾年前……那時候也已經,而且還是王澤鑑大法官他所引導的,也是有……還出了範例的匯編,那為什麼沒有用?是不是要解釋一下?那到底現在要做的範例跟以前的範例有怎麼樣的不一樣?所以呢那樣的方法是有效的。這個我們不知道。那追蹤考核機制他們完全沒有回答。

所以其實,我必須說,司法院的這份報告其實都沒有回答,沒有怎麼回答我們的問題,那現在我們要怎麼辦?他沒有提出這樣的報告,對我而言。他們其實沒有提出這樣的報告。那麼他們還說他們成立推動對話推動小組,可是光一個直播跟我們的對話就出現很多問題,請問這個對話推動小組有一點成效嗎?這很難讓人信賴喔,對不起。那麼現在呢我們究竟這一個裁判的匯編,其實我們是有列出一些要點,要他們去做的,然後他們到是有提到說,這個法律辭典啊,他們都要去做等等,那如果這樣的話,我們就說那法律辭典當然包括在內。當然,那個在說明裡面有寫啦,有寫說除了那個之外他們要做什麼。那麼我們還是覺得,他們其實沒有提出一個確實的實施計畫,對不對?那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就再重複一次。但是覺得既然說現在五月嘛,那他們說他們七月就會開始發動,然後呢前面他們三月就已經開始,那如果這樣兩個月內寫出一個企劃應該也是可以,只是我們不會再去監督你們了。那誰監督?你們應該定期跟立法院報告啊,說你們的裁判的改革非常有成效啊,那立法院如果接受了,我想人民也沒有意見。這是我們設想出來可能的一個方法。所以這個提案就是說你們兩個月內提一個具體的實施計畫,那麼在六個月後就開始每一年年終向立法院提出成果報告,這是我們想出來你們既然沒有追蹤考核計劃,我們可能可以建議的追蹤考核計劃。那等一下就要請司法院回答這樣可不可行,然後時間呢這樣會不會太短,諸如此類。至於另一個中央法規標準法,當初我的確有想到,但是沒有講出口,因為想主管機關其實不是司法院,那我們就請法務部修改中央法規標準法,照他這樣子建議,這個文字照原來的並沒有變動。所以這個提案內容,大致如此,好。我想應該司法院先回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