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提案其實上一次我有表達過我的意見啦,前半段我沒意見,但後半段的話,我們這樣就是說,以我們的會議要求最高法院跟最高刑的話呢,在有人民聲請的時候我們原則上應該要、有必要准許,這會不會侵犯到審判核心的事項,而招惹來一個干涉審判的、危害到審判獨立的問題,我想這一點我們必須要考慮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