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我們現在實務上變成原則上不行、這是現在這個條文,我認為意義是被扭曲了,那如果這樣的話司法院要不要修民事訴訟法,因為如果是這樣子寫,到最後變成立法的原則完全改變,那司法院要不要修法,這個是我好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