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認為這樣,如果我們認為它違憲的話,我們建議他們司法院是不是要去檢視這個是不是有違憲的可能性,而不是直接叫法官在個案裡面你就要給我接受要開言詞辯論庭,我是比較疑慮這一點啦,那既然我們要開,我們覺得這個是,盡到周延,可以讓大家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