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倒是把民事訴訟法現況,那個是一個很奇怪,應該列為理由裡面,來凸顯這個問題為什麼要這樣,那或許會讓最高法院有一個比較深層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