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其實……我不要說違憲違法,當我們去跟他談的時候,他有談到一些他的苦衷、他的一些問題,但是我也有跟他說明說,像有些案件,譬如說是不是違反誠信原則,或者是說最高法院有不同的判決的時候,為什麼不開言詞辯論庭,有不同的,像我自己有碰過,同樣的一個事實,到了不同,分開來告,結果一個判決跟那個判決結果不一樣,這種是不是就應該要開言詞辯論。

所以我的意思是說,這個提案這樣很好,那我們是不是,本來我想說加進去,民事訴訟請他就照現行法規來處理,除非說你是上訴違、不合法,那另當別論了,否則應該都是行言詞辯論,應該確實執行言詞辯論。而且他這個辯論要點其實也訂得很奇怪,他那個刑事我是沒什麼意見,但是民事部分呢,我常常講,他是行言詞辯論為原則,結果他訂了一些,後面訂的方法就不對了,應該用負面表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