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想要把它,我以從事這個工作那麼久了,那我們覺得就是說,司法院一直在推集中審理,但是呢在一、二審,或許是在技術上的問題,他們集中審理事實上並不是說真的就今天開、明天開、後天開,一直把這個案子一次一口氣開完,它可能就兩個禮拜之內再給你開個一次,那幾乎印象都模糊掉了,這個案子可能就延宕了。

那其實我知道張靜委員一定講說,用我的陪審制一定可以馬上處理掉了,但是我覺得說,沒有用陪審制的話,沒有陪審制,我們可不可以說再鼓勵法官盡量就是說這個案子在短時間就把它言詞辯論完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