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在想說,如果沒有成立一案,我們在寫決議的時候,可以想出我們的背景,然後去提到,這樣我們也盡責任了。好,那現在這一個案,如果可以,文字再看一遍喔,如果可以,舉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