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這個提案我被列為提案人,所以我要說明一下一個審判的法官的觀點。那其實我一直認為說,在刑事訴訟法、民事訴訟法或行政訴訟法所規定的判決應該有的內容之外,法官應該有創作的自由,啊如果沒有創作的自由的話,我今天大概就沒有立場、沒有基礎去寫我的口語化判決。

那其實我對這個提案,剛開始我是有憂慮的,因為我覺得說,這樣子的提案會不會,我那時候用了法西斯一個想法,大家都說太嚴重,就是說,會不會規定太多,就是把法官框成一種價值或者是模式,其實我是有憂慮的。但是我覺得說,既然是提議齁,因為我覺得這是一個值得嘗試的,所謂的格式齁,也許我們真的可以發展出一套,可以避免,尤其是在刑事審判,可以避免產生冤獄的寫作格式。

那當初召集人他曾經提出過這樣的想法,我覺得他這種想法,他想要達到的目的,不見得是不能達成的。那所以那時候我同意擔任提案人,我的想法,也許我們可以找到自願嘗試的法官,然後去試寫,然後可能寫了一段時間和一定的數量以後,提出報告,大家來檢討。所以我當初是同意擔任這個提案的提案人,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