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說如果司法院可以協助法官,或是說推薦法官一種寫法,那也許我們的上級審會接受說我們這樣子寫,而不會說我們偷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