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裁判,現在就是,我發現說,如果裁判你要求他,比方說,物證你要寫在前面,公訴證據寫在後面,就會不一樣了,而且那種有利不利的證據,不利的寫在後面,有利的寫在前面,法官一直受到證據的干擾,他判決寫不下去的。我們以上次林金貴,我這裡沒有舉鄭性澤,是指林金貴的案子;林金貴的有利證據在那裏,但是法官都可以那個有利證據都不重要,然後他的不利證據根本就不足夠。為什麼法官會犯這樣子的錯誤,問題在哪裡,就是、一定是格式的要求,使他可以逃避,這是這樣來的。但是這個新的是不是要求一定要那樣,到底要怎麼樣的格式,這是要研究的,要研究才知道說,有怎樣的寫法會逼迫我們,這是寫文章的人都應該有經驗,怎樣的寫法會逼迫你去不要逃避問題,否則有很多的寫法都是會逃避問題的,那問題一次一次的過去。但是如果那個問題是站在那裡,你覺得你非跟它辯論不可,這樣一定會刺激你腦袋打開,這是,對不對,作家在這裡,我自己的寫作經驗也是這樣,就是,如果那個問題我不迴避,我覺得這個問題一定要解決,那一定會讓我更進步,是這樣來的,這是寫作程序相同的。

那現在究竟格式是什麼,我們並沒有規定,這是司法院必須去花心思去研究的。那因為我們在第二次的討論,大家發現說,其實不是通俗化的問題、不是文字的問題,是邏輯的問題,那顯然就是裁判格式出問題,所以我們才會提出這個建議。

那張維志委員我們在內部,如果去看我們Line群組就知道,我們的內部討論那個是更精細的,只是在這裡沒有辦法呈現,這樣而已。那麼,請你們研究,就是這樣。這是要幫助法官的,有的就說,那這樣寫起來我判決不是要寫很多嗎,如果這樣就沒有達到幫助的目的,我們就是……在上面去想辦法,在格式上去想。所以我在說明裡有提到說,如果你用表格的方式,將來寫事實,就是哪一個證據是證明哪一個事實的,就用填的,表格填完、事實清楚了,這樣哪裡需要掩來蓋去呢,哪裡需要把證據寫來寫去呢,然後加了很多沒有必要的話,很多推測、臆測之詞,就不會出現,那這個是這樣的一個發想,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