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綜合評價它一個證據也好,它要擴散到影響法官心證的影響力,是沒有辦法清楚呈現的,那其實關於主席講的這一點,是她對還是我們實務上慣常的作法對,其實我沒有把握,但是我覺得說這是一個可以嘗試的、這是可以一個嘗試的方法。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