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是要提剛剛的那個落實法庭正當程序喔,譬如說以民事案件來看,當事人有他的主張,對造的抗辯、再抗辯、再再抗辯,它的一層一層撥下來的。那你如果把這一些每一層的當事人的主張都寫在裁判書,它就跟卷宗一樣的厚,我的意思是說,正當程序喔如何在裁判書寫,這個是……裁判書要怎麼寫跟正當程序是兩回事。譬如說當事人在交互詰問的時候,詰問的是不是符合法律的規定?那要不要寫?等等。

那所以我的意思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