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會認為說那個正當程序也很重要,可是正當程序要到什麼程度?剛剛像秘書長講的東西,我可以馬上想出該如何解決那麼多不需要用冗長的方式來寫裡面內容的方法,也就是說在裁判書裡面,我相信裁判書是要分類的,一類是法官寫出來之後是給受審判的人看的,一個是給外面的人看,所以……可是這裡面的話,我希望未來是能夠自動化,就是法官只寫一個就好了,他不需要多個,他也不需要寫一個新聞稿,他真的不需要寫個新聞稿來解釋他的案情,那像這種東西的話我們都希望能夠透過技術的方法和所謂的書寫的方法來改變。

那其實我相信現在人很多像剛剛許老師講的案例,其實我真的看到很多是證據和所謂的因果關係真的很不清楚,他全部就混在一起去談。那透過所謂的書寫的方法,就是那個縮短法官製作裁判文書的時程,這其實……所以我才說它很重要,是透過這種書寫的方法我能不能試著讓它的邏輯能夠更清楚一點,那法官就必須要回應到所謂邏輯上的需求,而無法把它全部混在一起寫,混在一起寫就是前面講到的嘛,不符合所謂的正當程序的裁判格式了,我會這樣看它。

所以正當裁判程序它是有點像是我們要檢驗一下,不是只說每個人寫出來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