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信不是每個人寫出來都不是好就是不好,一定會有所謂中間,那我能不能說出這種所謂的修改、修正的方法,提供法官一個更進一步的、其實你該往這方面慢慢走。所以我們其實提供的方向比較像是一個方向,讓法官可以往這邊慢慢地去改變他們的產出的結果。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