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建議這樣啦,因為我們提出來這幾個目標嘛,它彼此也許並不互斥,也有可能同時達成,那以提高裁判的精準度,縮短法官製作裁判文書的時間,那使說理更加明確清晰,使裁判更易於閱讀,我們把我們要的目標全部寫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