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那現在就容許以法官來講,如果有人問我的話,我覺得我可以跟他解釋,但是我相信他們不會接受,那剛才因為那個憲裕學長講的說寫一份,其實我一直在等機會啦,我一直在等一個適合的案子來寫,比如呃……大概這樣案子大概是被告否認犯罪,然後證據……我其實我一直想試,可是我到目前為止沒有碰到適合的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