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格式要不要建議,就是這樣而已。啊可是我們討論過了,是認為裁判格式才是重點,我記得第二次是這樣,所以我才會花時間去做。而我有那個自信是因為我跟你們說啦,張娟芬寫完她分析六十二個死刑判決給我的一句話說,許老師妳是對的,問題完全在裁判格式,因為是這樣,我記得我在line群組就講過,所以我才說,那既然這樣,那我們就來嘗試,就是這樣子啊,那她說對的就是因為看了我說司法公信在裁判那篇文章,那篇文章我講的也是裁判格式啊,我就是在那裡發現,整個的問題都出在裁判格式,而且法官跟外界溝通的就是裁判,法官可以不語,非常簡單,他只要把裁判寫出來人家就知道這個法官可不可以值得信賴,今天的問題是什麼?法官沒有辦法用自己的裁判和外界溝通,沒有辦法因為寫了一份裁判就說服了、就讓人家建立對他的信賴,所以我們改任何東西其實都最終的結果就是為了要改裁判,裁判寫得好了,什麼問題都沒有了,但是裁判寫得好不是在家裡作文。吳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