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是要提一下,就是在這個裡面,唯一讓我不知道可不可以去同意的癥結就在於說,一個裁判格式或者一個系統我同意它是可以去解決這個更明確清晰而且更容易去判讀或更友善,可是它是不是這個裁判格式是可以去處理法庭正當程序這個我不是很理解。就是以一個非法律人來說,這個很難去說服我說一個格式的改變可以去改變這個法庭的正當程序,如果這個東西沒辦法說服我,我很難去投這個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