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現在的文字是說司法院應該研擬這種這樣子的格式,提供這些方式來這個提高,所以它只不過是提供這些系統而已,這裡面沒有任何一句要求的話,也沒有一句強制的話,但是是如果提供是足以提升效能的話,就像剛剛講到的,陳法官講到的,那法官都會自動的會願意做,司法院提供這樣子的環境跟平台去思考有沒有這樣的可能性,不過就是這個案而已。